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yzczd2008的博客 妮称继先烈

苦味甘甜 苦瓜有营养和药用价值,其特殊自苦而不传伙伴苦的品质应是-----

 
 
 

日志

 
 

(原16)出狱伸诉  

2013-01-04 12:29:42|  分类: 怀念与呐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6)出狱伸诉

 73年9月30号上午,李庭长在审讯室宣布我三条罪状,也即是县委将我以群众名义扭送公安杌关的理由吧?!我立即理直气壮地一 一驳了回去。所谓''泄露军事机密防暴计划''纯碎是故弄悬虚制造紧张气氛蒙蔽群众之举。请问你们经过这几年的专案调查,有什么证据证明我到底泄露了什么计划,是怎样泄露的?彭头头打电话叫我到军分区去时,他作为老师和谢等学生早好多天前就住在那里面了。该所谓计划,也早被人公布在大街上了。你们为什么不抓别人而要抓我?只能说明抓我的决策人是别有用心。什么''保武斌''?她不过是镇里一个妇联主任,只是她言语中同意造反派观点而已。事实已经证明她不是走资派也不是反革命,我保她有什么用又有什么罪?把这种鸡毛蒜皮的事也慎重其事地拿来作为我的''罪状'',不可笑吗?至于''捉拿邵某某''一事,尽管他心胸狭窄以怨报德,受人利用大打出手,那是他自己的事,何况那时还必竟是个学生。你们有那怕一点点证据证明我幕后指使或亲自参加捉他吗?你们调查这么长时间明知是犹加其罪何患无词,竞然直到今天还拿来作我的''罪状'',实在是黔驴技穷还要欲盖弥彰。

李庭长静静地听我振振有词,显然他早己心里有数,只不过他今天是奉命行事,要完成上面交给他的任务罢了。他接着宣布说:''县委决定你教育释放,今天你就到教育局报到,你原来教书还是教书,你工资照发''。我问李庭长''什么叫教育释放?是不是说我本就犯了罪犯了法,经你们专政教育,认罪伏法,态度好,所以从宽发落,免于刑事处理?难道奴才们胆敢不将我与审讯者针锋相对的斗争向其主子汇报?''见他不答,我接着问:''李庭长,我到底是敌我矛盾还是人民内部矛盾?''他回答:''是人民内部盾。''我说,''既是人民内部矛盾,那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是无产阶级专政的工具,你们把我当政治犯关进死囚牢,在这里专政达三年零六个月之久,你们是这样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吗?你说我是人民内部矛盾,那你刚才为什么还要宣布三条莫须有的罪名?''他又无言以对,只说是县委决定。我说:''你们错误地对我专政,县委如不按事实和党的政策给我作正式组织结论,我情愿坐穿牢底也不出去。''他说,''那不行,县委决定你必须今天就到教育局去报到。'' 我说如将你也关几年,再教育释放,还当庭长,工资照发,你愿意吗?''他不吭声。

 没办法,有权者要你进就得进,要你出也就得出,小山头有专政工具在手呵。一管教干部见我将坐牢的衣被用品丢在走道上,斥问道:''C 之丹,你么这样个态度?''我回答说:''我就是这个态度,不然,你们把我再关进去就是,我本来就不想出去的''。见他们不再作声,我就空手走了。教育局王股长亦说是你教书还是教书,工资照发,只是不能回原校。问为什么,亦答曰县委决定。啊,明白了,我这个教书的也要象苏东坡遭贬了,可人家是当过官的大诗人哦,我算个什么,不就是拿粉笔的娃娃头么。他们这一系列对我的''决定',真是权大于法大于理呀!

 出狱后我才知道,由于俞淑英出学习班后到处控告对我的迫害,生了我小女儿还在沙洲养猪在区农场劳改好长时间。迫于形势压力本该早放我,但掌控HG县委的齐家小山头当了婊子又要立牌坊,企图以抓是''群众扭送'',放是''群众要求''与县委无关来开拓罪责。余淑英有个朋友的细哥小李在县公检法工作,经''好心领导''授意,责怪俞不该告状,否则早放人了。他们做贼心虛,怕''抓虎容易放虎难'',一旦放出与俞联手伸诉控告那不闹翻了天?!真是庸人自扰啊,放出来不就是伸诉伸诉,呐喊几声,没权没势的文弱书生,在强大的专政机器面前闹什么翻天?更何况人家是打着县委的旗号,我又书生气十足做惯了党的训服工具,一有机会工作就拼命全心全意为学生服务。县委不给我作正式组织结论,不公开平反,我除了伸诉又能如何?!幸亏俞淑英没有上他们的当,沒有按他们的意图要她找T中或她工作单位写什么证明代表群众要求释放我,作保证不再伸诉,否则我连伸诉的权利也被剥夺了。

我到县委书记杨趋炎家反映我受迫害的情况,要求县委给我作正式组织结论予以平反。杨回答说:''C老师,现在这样的事情太多了。''谈话过程中,他表现出-付无能为力的神情。是的,常听人议论,说第-书记却当不了那位齐副书记的家,奇怪么?强龙斗不过地头蛇,何况原本就是个依附地头蛇者。我的小外孙女那时正被借调到县委组织部工作,她说这是非常时期,使我对杨书记的说法更明白了些。有权者打击报复迫害了无辜百姓,可借''非常时期''作挡箭牌,既不会给你平反,也不让你伸诉,权力用来做什么,真是赤裸露骨的狠。工宣队齐指挥长公开宣称抓我是’’ 跑了和尚跑不了庙’’ ,齐大爷夫人说’’ 谁叫他要打倒齐家店?’’,可见蒋团吾说我弟弟写控诉书是’’ 反革命的C家要打倒革命的齐家’’ 完全是齐家小山头授意的。他们真是自以为不可一世,才露骨地道破再次抓我的天机。我弟弟不过是北大串联的学生,出头与北师大支队辩论而已。最近我才知道,原HG地区一副专员组织并提供材料,由我弟弟起草了打倒齐家店的宣言书。这更使他们恨了之如骨。先后两次带着逮捕证和手铐去公安部和北大保卫处要抓他,却碰了一鼻子灰。一副部长说:’’ 你们不仅不能在北京抓他,就是他回家去了也不能抓’’ 。掌控HG县委的齐副书记却要搞日伪保甲连座,实行封建王朝株连九族的手段将我作替罪羊宰杀,用心何其毒也!就算打倒地方小山头齐家店的口号是错误的,事实证明我弟弟也不是坏人,我又没有打倒齐家店,也不应对我如此哇!县委一把手说象我这样的亊情太多了,不正是冤假错案太多了吗?谁造成的呀?不正是那些运用手中的权力打击一大片的以权谋私者吗?真真是无辜草根苦瓜替罪羊,成了史无前例的政治牺牲品!

      

 74年秋季,在TF区教师学习会上我发言说:老师们都知道,近+年来我被个别''老革命'',纯碎为了泄私愤图报复,利用手中的权力,乘文化大革命之机借群众运动之名戓亲自上阵或挑动群众斗群众。造谣诬蔑革命先烈是叛徒,把小商贩说成是二号资夲家,把我老母拉到街中凳子上批斗。我个人更是硬加上莫须有罪名住五不准学习班,跟踪盯稍,抄家批斗,颠倒黑白无中生有,断章取义无限上纲,先后两次关进监牢长达三年零七个月之久,真是无所不用其极。政策和策略是党的生命,身为共产党员干部,置国家宪法和法律而不顾,将人民给的权力当着个人泄私愤图报复的工具,难道不应认真反省吗?我们必须坚持真理,修正错误,我要求县委根据事实和党的政策给我作正式组织结论予以平反。大家静静地听着,谁也没吭声。何也,慑于淫威呵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