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yzczd2008的博客 妮称继先烈

苦味甘甜 苦瓜有营养和药用价值,其特殊自苦而不传伙伴苦的品质应是-----

 
 
 

日志

 
 

(10)风云突变(原重)  

2012-12-17 17:33:33|  分类: 怀念与呐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TF中学六六届高三(2)班是从本校初中四个毕业班 学生里抽的尖子组成的重点班,学业成绩优秀且整齐。学生自觉,表现优良,我任班主任一年里从未在班上公开批评过学生,有什么问题都个别交心谈心解决。曾有个何姓学生吃饭时因一点小亊与同学口角,发脾气将饭碗甩地撞碎了,引起同学们反感。作为班主任,我也沒有刻意批评他,而是写了一篇题为<<甩碗的哲学>>文章进行辩证分析,贴在教室后墻同学们办的报栏里,引导他们正确对待。正当我指导学生填报高考志愿,师生雄心勃勃 准备好在高考中大显身手的时候,却传来了停止高考的决定 ,一场轰轰烈烈的政治运动开始了。从此改变了千千万万人的命运,也极大地改变了我家的命运。我被投入史无前例的噩梦中,成了无辜的草根政治牺牲品。

 党报上批判<<海瑞罢官>>和''三家村''时,我到是真的认为''利用小说反党是一大发明''。扫''四旧''时,县里派来卫生局王局长当工作组长,要老师理解支持红卫兵小将的革命行动。有学生拿<<中国青年报>>封面彩图对我说上面草一样的图案里隐藏有反动标语,我左看右看怎么也看不出什么来。我没作声,却担心中学红卫兵认识有些偏激,怕他们认为我家里几张椅背上癸花样的图案象国民党党旗,就打掉烧了,真是捕风捉影草朩皆兵呵。

 扫四旧后不久,我家大门外突然来了一大群菜农''红卫兵'' ,实为卢晓云等鼓动组织的不明真相的群众。''打倒叛徒'',''打倒资本家'',''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的口号喊声震天,贴在门上墙上的大字报铺天盖地。他们一边叫喊着''把C张氏纠出来示众'',一边冲进屋里七手八脚将我老母亲架拖到街中央,拉扯着老人的身子让老人家一双小脚站在窄窄的板凳上进行批斗。卢晓云在大街上报栏中贴写大字报诬蔑我父是拐款潜逃的叛徒是恶意中伤,而她的丈夫是被新四军用锄头挖死的却众所周知。在街边摆几个盒子卖针线蒸红苕削苷蔗 卖,在院子里养蜜蜂度日却被打成二号资本家  。

 王组长找我谈话,又要我理解。我也沒做声,可心里怎么能理解啊!可怜的老母亲呐,您的丈夫是董老的学生,在抗战时期还有书信来往。他早在大革命时期就是蔡甸地区地下党领导人,后在县抗日民主政府搞财政工作,任新四军五师供给科长。五师中原突围后在艰苦完成上级一项重要任务后,与中心县委书记姚去飞同时不幸被捕,坚贞不屈地被反动派同时活埋于安徽小天镇,至今找不见尸骨,何以要诬蔑成叛徒?!您全力支持丈夫革命,送大儿参加解放战争支前工作,鼓励二儿+七岁参军抗美援朝,一生勤劳为一家老小生计奔波吃尽了苦头。纺纱织布绣花做鞋,一天一双布鞋到半夜鸡叫,以换来-家人一天的生活费。您冒着生命危险,将日伪禁运的棉纱贴身缠着混出哨所,到沙河卖给新四军,棉纱已全被汗水浸透。您坚强而机智地与日伪汉奸国民党特务党棍周旋,受尽伪保甲长流氓地痞欺压。那时您是''土匪''家属,解放后您作为军干烈士家属代表历次出席镇县地劳模大会,如今垂垂老矣竟遭受如此残酷斗争无情打击,您老人家怎么承受得了啊!!您不扒结狐假虎威的小人,不同意卢晓云帮别人租房在我家做月里有什么罪?您公开揭发她带信放走罪大恶极的伪保长有什么錯?俞淑英将一伙人贴的大字报当众抄录下来,又为什么被说成是为了秋后算账?这不正好说明他们心里有鬼吗?

 几个老师积极活动起来,-些学生见我沒任何动静,就找我谈话 ,贴我的大字报。他们认为我是走资派齐永言校长手下的红人,是知情者。又是政治老师,应响应毛主席的号召起来闹革命。新旧社会对比和我受的教育,我是应响应毛主席的号召,可对照《十六条》又不认为齐校长是敌人,一个中学校长怎么可能是''一小撮''里的走资派?无奈之下就写了-张大字报,内容是我曾听山区学校老师闲谈他曾翻院墻搞皮绊,我就知道这道听途说来的亊。真没想到,不久县委工作组在学校召开大会,齐副书记咬牙切齿发誓要把我们几位普通教师''牛鬼蛇神''斗得''象六月天的死蛇一样臭''。我房门外忽地被贴满大字报,从门缝隙往里投恶毒辱骂纸条,被打成本校''反革命六人小组''重要成员。街上贴着''打倒反革命C 之丹''的标语,每天被逼着''交待''根本就无所交待的''罪行'',气愤屈辱紧张害怕于一身,原本不抽烟的我,只能用抽烟消磨难熬的时光,真真是食不甘味睡不安眠。难道就是这样一个强加到头上的''造反派'',就成为头号''牛鬼蛇神'',要永世不得翻身?当时两报一刊不停地发表社论''要警惕有人打击一大片,保护一小撮'',可某些有权者偏偏要这样做。所以,这种与我和我家的实际完全背道而驰的做法,让我怎么也想不通!但一贯乐观自信积极向上的我,有时心里又觉得好笑,一个普通教师,就象工人农民拿铁锤镰刀那样,倒不倒不都是拿粉笔么?

 工作组让保守派代表去北京接受毛主席检阅红卫兵后,我则随部分学生冲破重重阻拦也到了北京和毛主席的故乡,感受红太阳的光芒。俞淑英带着-些少年学生想要步行到北京,考虑到学生年龄尚小,天气又冷下来,只好走到孝感地区就转回来了。她埋怨我不带她-起去北京,我说因当时情况紧急来不及告诉你。再说,我们是响应毛主席的号召,去北京见毛主席,不能带着老婆孩子游山玩水。我也从外地带了一条纱巾一个钥匙链给妻子,一个小折叠竹椅给大女儿,娘俩当然喜欢。可就是没想到给老母亲买个拐杖,难怪婆婆对儿媳说:''我家之丹心里就只有老婆孩子''。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